江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天才邪少小说第一章今天

发布时间:

  江尘小说名字叫做《天才邪少》,这里提供江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实力推荐。天才邪少小说第一章精选:江尘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,将胸口的那一口湖水,尽皆吐出。 眼睛尚未睁开,江尘就是发觉自己的处境不是太妙,仿佛是置身于一片奇异的空间之内,随时要被那一片空间所吞噬。 本能的,江尘伸出大手一抓,入手,只觉软翘弹嫩滑,很大,一只手难以掌控,惊人的弹性险些要将他的手给弹开。 “啊——你抓哪里了,这么用力做什么,给我放手啊。”就在这时,一道类似嘤咛的尖叫声,不合时宜的传入了江尘的耳中。 江尘微感惊诧,难不成,这一…

  蓦然间,一道强光划破苍穹,天空都仿佛被撕裂开来,随即震人心魂的雷鸣轰隆隆响起,一场倾盆大雨,将整座城市笼罩起来。

  眼睛尚未睁开,江尘就是发觉自己的处境不是太妙,仿佛是置身于一片奇异的空间之内,随时要被那一片空间所吞噬。

  本能的,江尘伸出大手一抓,入手,只觉软翘弹嫩滑,很大,一只手难以掌控,惊人的弹性险些要将他的手给弹开。

  “啊——你抓哪里了,这么用力做什么,给我放手啊。”就在这时,一道类似嘤咛的尖叫声,不合时宜的传入了江尘的耳中。

  闻声之下,江尘缓缓睁开酸涩不堪的眼睛,眼中所见,水雾迷蒙,以他的目力,连两米之外的场景都看不到。

  这种情况很不对劲,江尘暗暗提高了警惕,举目四顾,试图弄清楚,自己到底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。

  在看到那一张脸的时候,江尘微微一愣,他眨了眨眼,再看,没错,的确是看到了一张脸。

 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,女人五官柔媚,一头秀发,因为被雨水打湿的缘故,湿哒哒的垂在脑后,光洁饱满的前额,正对江尘的视线,因此江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在生气。

  只是,江尘有点不太明白,这个女人为什么要生气,而且,似乎是在生自己的气。

  于是,江尘愈发用力的抓住那一团浑圆,他不知道自己抓的是什么,但也只能紧紧的抓着,根本不敢分神,丝毫不敢掉以轻心,以他目前的处境,一点点的大意,都是足以致命的。

  “江尘,好痛啊,你给我把手放开。”见着江尘非但没有放手,反而抓的更紧,棠月的肺都气的快要炸掉了,若非是在水里,不方便动手的话,她简直都有一把将江尘给掐死的动手。

  在说了这话之后,江尘脸色忽然变了,江尘变了脸色,不是因为女人的脸色很难看,而是他蓦然之间发觉了自己是在一个什么地方。

  他并不是在一片奇异的空间之内,而是在一片宽阔的湖水之中。而他的手,正好抓在女人的胸部,这让他终于意识到,那种软翘弹嫩滑的触感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  他抓的很用力,可以很明显的看到,女子胸前鼓囊囊的浑圆,在他的掌心中变了形状,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,温软的触感,让他的心头微微火热。

  这样的一个动作,几乎使得棠月魂飞魄散,她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江尘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她保证杀死江尘一百遍,否则不足以解恨。

  吃痛之下,江尘抓着棠月胸部的手一缩,转而拉住棠月的一条手臂,支撑住自己的身体,继而其脸色又是一变。

  这种感觉,或许对普通人而言,是一种很正常的触感,但是当这种触感发生在他的身上的时候,却是极其的不正常。

  尤其是让江尘心神震荡不安的是,棠月一口咬下,就是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印,那种不正常的感觉就是变得极其强烈。

  想他江尘,堂堂真灵大陆,合体期巅峰的恐怖存在,要知道,以他的肉身强度而言,哪怕是元婴期强者一口咬下,一口牙都必然瞬间崩坏。

  可是,眼前的女子,分明身上没有半分气息波动,普普通通的一个人,咬他一口,就是留下了一道血痕,这让江尘感受到了很大的震荡。

  然后,江尘才是发觉,自己的身体出了很大的毛病,那并不是他的手,那只手很干瘦,完全没有力量可言。

  这样的发现,使得江尘心神一震再震,直至最后,一张本就苍白的脸,更是苍白的无一丝血色。

  江尘之所以有很强烈的危机意识,那是因为他本处于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追杀之中,几大圣地联合发出追杀令,整个真灵大陆的强者,对他进行疯狂的绞杀。

  江尘自知自身是必死无疑的,没有死,江尘以为是一个意外,以现在的情形来看,自然不是什么意外。

  他重生在了一个羸弱的少年身上,他本来是死了,可是他又活了。江尘的心智,不可谓不坚毅,可是这种情况,都是让江尘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

  “这,是好事,还是坏事?”江尘苦笑,想了想,又是说道,“应该是好事吧,毕竟,我没有死。”

  “江尘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好心好意救了你,你还占我便宜,我就算是把你给咬死了,也是你活该……不,早知道就该让你淹死算了……”棠月见着江尘异样的反应,下意识的认为是自己咬的太用力,江尘生气了,于是说话的语气很不好,于是更生气。

  因为棠月认为,她好心好意救人,却莫名其妙的被袭胸,她都还没怎么生气,江尘就生气了,还给她脸色看,江尘凭什么生气?

  “哦,有点意思,原来是你救的我,妙极妙极,想我江尘一生之中,英雄救美无数,想不到到头来给美女救了,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,注定我江尘命不该绝。臭娘们,你怎么都不会想到,我江尘竟然没死吧?”江尘忽然大笑起来,快活不已的说道。

  在江尘的意识复苏的那一起,两种截然不同的记忆,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发生中碰撞,两世为人的记忆,正在快速的融合着。

  江尘知道了他依旧是叫江尘,是宜兰中学一个老实木纳,甚至是颇为有些胆小怯弱的高三学生。

  他现在不是在真灵大陆,而是在一个叫地球的地方。而有关地球的种种记忆,也是顷刻间,如江河倒灌一般,冲入江尘的脑海,让江尘对于地球,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。

  至于为何会在水里,江尘则是不清楚了,听棠月的话,江尘唯一知道的一点,就是他被棠月给救了。

  其他的记忆还有很多,繁而杂乱,如潮涌一般的记忆,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脑海,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根本没办法完全消化。

  但消化的这么些内容,已经足够让江尘了解一些情况了,不至于像是刚刚睁开眼的那一刻,迷迷糊糊,满头的雾水。

  “臭娘们,也就是稍稍轻薄了一下你而已,装什么清纯圣女,还发动几大圣地联合追杀我,你最好是祈祷我江尘一辈子都困在地球这个鬼地方,不然老子一旦回去,一定脱光了你的裤子打屁股,不打得你嗷嗷大叫老子就不姓江。”旋即,江尘恶狠狠的说道。

  一想起那个女人,江尘就是恨的牙痒痒的,要不是那个女人的缘故,他怎么会沦落到如此田地,出现在这个破地方?

  江尘记得很清楚,那一场大追杀,最后一战,是在落日谷,那一战,江尘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,到最后,今天晚上开什么奖。剑折血枯,即将神魂俱灭。

  想起自己接连数场大战,最后落至剑折血枯,命悬一线的地步,江尘的眸中,没由来多了几分阴厉的色彩。

  嗯,在我将死的那一刻,那个女人的神情似乎很不对劲,她……好像很痛苦,她当时似乎说了什么话,只是我那时神识正逐渐消散,理智尽失,没有听到。

  很快江尘就是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,他才不会相信那女人不想他死,他死了,那女人高兴还来不及,说不定在他死后,都是将他的肉身给挫骨扬灰了,好证明她是如何的冰清玉洁。

  “江尘,你神经病啊,什么美女救英雄,什么打屁股,你没事吧?”棠月哪里知道江尘是在碎碎念些什么,啐了江尘一口,没好气的说道。

  “当然是我是英雄,你是美女,你救了我,自然就是美女救英雄了……额,你大可放心好,我不是说要打你的屁股。”被棠月的话弄得醒过神来,江尘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当然,如果有机会打美女老师的屁股,手感定然是非常美妙的,这么一想,江尘不由有点心猿意马。